「向日葵兒童青少年牙醫診所」貼近孩子的心,呵護牙齒健康



向日葵兒童青少年牙醫診所



  這裡有一群全心全意為孩童患者著想的兒童牙科專科醫師,不只是用技術,還包含了耐心與鼓勵,並與家長一起努力,幫助小朋友克服恐懼,讓看牙不再是件可怕的事,找回健康的口腔牙齒。


 



專為兒童設想的專業牙科


  慘白的日光燈,刺鼻的藥水味,加上毛骨悚然的鑽牙聲,是許多人對於台灣早期牙科診所的刻板印象,這使得看牙的體驗並不是那麼愉快,如果說連大人都有這種感受,那麼內心敏感的孩童必然更排斥,也讓家長傷透腦筋。為了解決小孩與家長對於牙齒疾病的困擾,向日葵兒童青少年牙醫診所創辦人 邱雅琳醫師,集結一群於台大醫院兒童牙科完成專科訓練的專科醫師,聯手打造一處專為孩子設想、考量孩子需求的溫馨診所。


  

診所的環境風格色調柔和,可減緩小朋友的恐懼感



  投入兒童牙科領域的契機,來自於邱雅琳醫師在大學五年級見習階段的一場際遇。她回憶道「那時候,我看見一位小朋友從候診區哭著被媽媽拉進診間,口中喊著「我不要,我不要看牙齒」,沒想到負責看診的總醫師,竟然能讓那位孩子情緒平和的完成治療,最後不但笑著離開,還和學姊打勾勾約定下次要再來把另一隻蟲蟲抓出來,這令我非常訝異,心理不由得興起一股見賢思齊的想法,希望自己也能成為一位帶給孩子勇氣的兒童牙科醫師,讓他們不再害怕看牙。」


 

邱雅琳醫師特地從台大兒童牙科召集了一群擁有相同理念的醫生



人生更重要的是目標與理想


  當邱雅琳醫師完成台大醫院兒童牙科專科訓練後,她到一間知名的牙科診所服務,但當她表明只想專心為兒童患者看診時,院方不免擔心只看兒童,病患數會不夠,但看她意志堅決的模樣,院長依然點頭答應了她的要求,並大方的提供診所既有的獨立診間讓她為孩子看診。她提到「主要的理由是一般診所多採取開放或半開放式空間,各個機台發出的聲音都聽得一清二楚,這容易讓小朋友莫名感到緊張,所以我特別要求一個獨立診間。」儘管如此,邱醫師仍發現許多對兒童不夠友善的情況。


 

邱雅琳醫師與親自訓練的優秀助理合影



  她一項項的點出問題,「X光室或診間的冰冷陳設、刷牙台過高的高度,並沒有考量到孩子的需求,助理人員習慣服務成人患者,自然欠缺照顧孩童的細膩思維,這樣的環境氛圍,都不夠親和。」有過這次經驗,邱醫師認為想打造出真正適合孩子的兒童牙科專科診所,從硬體設施的設計到助理人員的訓練,都必須重新規劃。


  這樣的念頭,一直在邱雅琳醫師的心中盤旋不去,「很多人都認為牙醫只是一門賺錢的職業,但我認為工作並非只為追逐金錢,尤其當我發現到台灣竟還有那麼多的孩子會因為害怕牙醫師,寧願忍受疼痛和進食的不便,也不願意接受適當治療,那是多令人心疼的事。」於是她揮別先前的工作,毅然決然籌備向日葵兒童青少年牙醫診所。


 

個別獨立的看診空間,較能讓兒童病患安心免除緊張的情緒



運用各種專業,累積小患者的信任感


  在人事方面,邱雅琳醫師特地從完成訓練的學弟妹中,邀請擁有共同理念的夥伴一起加入,聯手組成實力堅強的兒童牙醫專業團隊,她還提到,「為了讓每一位牙醫同仁,都能獲得優秀的助理從旁輔助,我親自參與每一位助理的訓練過程,從跟診的專業內容到與孩子互動的細節,各個方面均加強紮根。現在診所內的幾位助理,至少都服務了五至十年的時間,不僅累積豐富經驗,更成為我們的重要助力。」


  剛出生的嬰幼兒到中小學學童,都涵蓋在兒童牙科的患者年齡群,邱醫師指出,「為了幫助年滿三歲的孩子克服看牙恐懼,「行為引導」是第一要務,而在後續治療中,『疼痛控制』則是與孩子建立互信的一大關鍵。」「疼痛控制」是為了減輕療程的不適,進而提高孩子的接受度;「行為引導」是透過簡單易懂的說明與執行示範,結合條件交換,正向、負向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