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國際專業徵信有限公司」嚴以律己的真理騎士團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品牌形象LOGO



  徵信二字,代表了徵詢信任的動作,而現今社會下的我們,卻僅在如此拆文解字後才能看出,徵信二字背後隱藏著在乎某件人事物的正面意義。在台灣,徵信社這個助人無數的職業總是被壟罩在一層黑色的布幕底下,無論是詐騙、與地下社會掛勾等既定刻板印象早已綁架了我們原應客觀而中立的價值觀。其實,若把徵信替換成私家偵探、商業研究員等同意詞彙,就能發現這樣子的行業其實助人無數、舉足輕重。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有限公司」以透明化的報價,將客人需求置於第一位的服務精神,再加上明亮乾淨的環境,與整潔俐落的服裝儀態,為自己在徵信業界中爭取到差異化的一片藍海,也為台灣徵信界擦去了一世代的灰。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品牌創辦人 陳洪平 先生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品牌共同創辦人(右起)古傳揚、陳凱君、蕭瑋志先生



永不妥協的人生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最重要的品牌訴求即是安心無疑,而這也與日常生活中一般對於徵信社的印象十分不同。「安心國際」共同創辦人谷傳揚先生與蕭瑋志先生,之所以會踏入產業其實源自於一場不得妥協的契機所牽引,在談及兩人的前半生時,唯有用重重考驗才足以形容。



常常需要在世界各地執行任務的他們,每個人都身懷絕技(深入日本輕井澤破獲難度極高的案件)



  兩人在大學入學的年紀時,就以19歲之姿就踏上創業的領域,所開設的運動俱樂部甫一開業就大獲成功,靠著自身的商業頭腦月入百萬以上,年少有成為兩人帶來龐大的收益,同時也更激增了擴張的野心,但無奈自己年輕氣盛、血氣方剛,當時並不懂得如何珍惜自己所建立的基礎,終究歸於平淡慘敗收場。甚至為了彌平資金的缺口轉而走險向地下錢莊借貸,更因此背負下龐大債務。在結束人生中第一個事業過後,風華正茂的兩人在偶然機遇下踏入了徵信產業,而商業頭腦發達、見微知著的他們在傳統徵信文化中馬上就嗅到得無限商機,也清楚知道自己能為這個產業帶來不一樣氣候與文化。


  日復一日的過著助理般的生活,足足買了一年的便當才讓他們終於能開始練習關於徵信的技巧與學問,但是無論多少的雜事、辱罵,甚至是沒日沒夜的等待,他們心中都知道,只要自己的目標不在此,這些日子就只是過程。很快的兩人從助理階層一路躍升,扶搖直上的來到了主管階級,雖然不再是任人打罵的小人物了,但離他們心中的遠大夢想卻還有著一步之遙的差距。而這時,他們遇見了今生重要的伯樂陳洪平先生。


  陳洪平創辦人夾帶著當初合夥人陳凱君所為其打造的媒體聲勢,早就試圖想改變整個徵信業界黑暗、沒有秩序的環境,當初早已創立安心國際專業徵信有限公司的他,正苦於自己所信仰的理念、堅持的服務品質似乎並沒有被市場看見。而緣分讓他遇上亦步亦趨的谷傳揚先生與蕭瑋志先生,四人一拍即合的默契就像是歸巢一般如此順理成章,而安心國際專業徵信有限公司也就此更加茁壯。


奮力走出刻板泥淖,甩開翅膀振翅高飛


  傳統的徵信業,總是給人恐怖又不敢靠近的感覺。髒話四起的空間、瀰漫煙味的狹小辦公室、時不時還會聽到來自業務的威脅性話語。因為法令的不嚴謹,加上早期徵信人員確實有許多黑道分子跨入,以致台灣徵信公司已經累積得太多的負面形象,只要翻開報紙,常常會看到不肖徵信調查員與委託人之間起糾紛的新聞發生,而這樣子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再再加劇了台灣徵信社與市場之間的距離,漸漸的形成了固化價值觀與驚悚片般的恐怖陰影。


  尤其每當社會新聞發生時徵信社大多都會與腥羶色等的內容有所牽扯的情況下,這些因調解破裂而躍上新聞版面的糾紛,往往都將矛頭歸咎於徵信社的貪財,以至於民眾對於這個產業總有著極為不好的觀感所在。但其實,每個產業都有所謂的老鼠屎,單純以媒體塑造的形象就將整個產業汙名化那是非常不理性的。追本溯源的說,徵信社所從事的工作,其實就如同國外的私家偵探一般努力調查出事物的真相、協助蒐證、提告,以保障民眾們生活上應有的權益。




「安心國際專業徵信」創辦人陳洪平先生,專業深受各界肯定,時常接獲各家媒體爭相邀約報導,並邀請品牌夥伴參與電視節目分享徵信從業心得



  近年來越發嚴峻的商業環境,讓許多徵信業者極盡所能的拿出各種花招吸引委託人,如廉價徵信社、女性諮詢服務等等,若是純粹噱頭事小,但若是遇上不良業者,以巧言令色的方式讓委託人放鬆心防再趁機行騙,就是爾等大事了。像是廉價徵信社以不合成本的低價吸客,等徵信中途又再找名目加價,而客戶因為急於看見成果又不甘調查未果,不斷付出金錢,最終什麼成果也沒拿到時才恍然遭到欺騙,這樣大大小小層出不窮的負面事件,如猛禽野獸一般將徵信界的信任值與形象拖入負面循環的修羅道。


  若是將事情回到原點理性推敲,其實徵信的本意良善,因為